首页 > 财经 > 正文

近百家公司股东被迫补充质押 股东“去杠杆”凸显多重风险
2017-06-12 00:00:44   来源:互联网   评论:0 点击: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券商在拓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时,客户早已不仅仅局限于控股股东,5%以上的股东、前十大股东甚至单只股票持股市值达到500万元的股东,都是其潜在的客户对象。宝光股份和焦作万方两家公司举牌者的补充质押,则凸显了资本玩家的高杠杆风险。除了大量次

K图 002797_2

  核查未发现异常的第一创业昨日再度大跌6%,5月份以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了45%接近“腰斩”,其中包括三个跌停板。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家券商股如此猛烈的下跌?主要股东多次披露补充质押的背后,又暴露了哪些风险?

  据上证资讯不完全统计,自今年4月份市场调整以来,截至5月22日两市累计有95家公司合计发布了143份补充质押公告,另有3家公司披露存在被强行平仓的风险。而在这95家公司中,上市不足三年的次新股超过30家,占比约三分之一,提供融资的则几乎全部是券商,直接来自银行的质押融资占比不到10%。

  “补充质押可以当作一次警报,市场的调整正倒逼股东去杠杆,次新股由于前期股价高,近期跌幅大,成为受冲击最严重的板块,股价的短期剧烈波动,将直接考验券商的风控能力。”有资深市场人士分析,股权质押是近年来各大券商力推的新业务,但从大量次新股股东被迫补充质押的现象来看,部分券商对潜在风险的重视程度显然不够。

  次新股成补充质押重灾区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今年4月以来涉及补充质押的95家公司中,有超过30家公司属于上市不到3年的次新股。有市场人士指出,次新股的股价在整个市场仍属于绝对“高地”,相关融资机构要进一步提高判断能力,防止少数股东在高价位置上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

  作为一家券商股,第一创业的连续跌停颇为意外,大量限售股的解禁则被认为是直接原因。据披露,5月11日,公司有9.8亿股限售股获准上市流通,占到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4.77%;共涉及36家持股主体,持股数量最少的有500万股,最多的有8276万股;36名股东中,有21家股东此前曾将所持部分股份用于质押,合计质押股份数量为3.42亿股。5月11日也即解禁日当天,第一创业开盘即封死跌停板,并在此后的两个交易日一直跌停。

  面对连续的跌停,首先发出“警报”的正是质押了公司股份的主要股东。5月16日,公司披露主要股东之一能兴控股于5月12日和5月15日向两家融资机构万联证券和招商证券资管合计补充质押了852.7万股;5月17日,公司披露第一大股东华熙昕宇向中信证券光大证券分别补充质押了3000万股和2125万股,能兴控股再次补充质押了1045万股;5月19日,能兴控股解除其在万联证券的质押,另将710万股补充质押给方正证券,将446.3万股补充质押给招商证券

  “注意,第一创业是一家次新股!”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资深券商业内人士强调,大批量的限售股解禁,肯定是冲击公司股价的主要原因,但另一方面,作为次新股,第一创业的估值水平明显高于同行业公司,加剧了这种套现的压力,此外,公司股东普遍的高杠杆,也是造成冲击的一个重要因素。以股价来看,第一创业的动态市盈率至今仍超过100倍,静态市盈率是56倍,属于上市券商中估值最高的公司之一;从股东杠杆程度来考量,公司第一大股东华熙昕宇、第三大股东能兴控股、第五大股东福州景科投资等都有较大比例的股权质押,华熙昕宇和能兴控股都在近期被迫补充质押。

  次新股的股东正是近期补充质押的主体。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今年4月以来涉及补充质押的95家公司中,有超过30家公司属于上市不到3年的次新股,包括金科娱乐天赐材料汇金股份名家汇金轮股份众兴菌业派思股份真视通普路通苏大维格通宇通讯华钰矿业中新科技共进股份德威股份兰石重装杭电股份清水源等。

  以金科娱乐为例,4月份以来,其重要股东之一艾泽拉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三次为其今年1月份的一次质押融资进行补充质押,于4月19日补充质押400万股,于5月2日和5月8日分别补充质押200万股,补充质押结束后,艾泽拉思已累计质押93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其所持金科娱乐全部股份(9498万股,占总股本6.01%)的98%。从股价来看,金科娱乐今年以来累计下跌了约35%。

  另如众兴菌业,公司控股股东陶军于4月25日和4月26日合计补充质押1000万股给华泰证券资管,为其今年1月份的一笔质押融资提供补充担保。众兴菌业2015年6月上市,上市当年股价曾被爆炒,2016年累计下跌了近57%,今年以来又下跌了36%。

  有接受采访的市场人士指出,次新股的股价在整个市场仍属于绝对“高地”,如果单纯以传统的三折或者四折标准来控制风险,可能远远不够,这也要求相关融资机构进一步提高判断能力,防止少数股东在高价位置上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

  杠杆玩家风险再度暴露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券商在拓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时,客户早已不仅仅局限于控股股东,5%以上的股东、前十大股东甚至单只股票持股市值达到500万元的股东,都是其潜在的客户对象。宝光股份焦作万方两家公司举牌者的补充质押,则凸显了资本玩家的高杠杆风险。

  除了大量次新股股票用于质押暴露的风险外,上证报资讯统计还发现,除了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第一大股东外,部分主要股东也非常积极地将其所持股权用于质押融资,相对激进的财务策略也导致了风险的爆发。据统计,95家样本公司中,有超过20家公司涉及补充质押的股东并不是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而是涉及一些个人股东,甚至包括在二级市场举牌的高杠杆玩家。

  如宝光股份,公司披露,4月21日,其第二大股东西藏锋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合计564.61万股补充质押给民生证券,为其今年年初的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提供补充担保。据披露,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4933.9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92%,补充质押完成后,西藏锋泓累计已质押的股份数量为4413.61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票总数的97.45%。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下半年以来,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司法竞拍北京融昌航所持股份等方式不断增持公司股份,成为持股20%以上的股东,争夺控制权的意图明显。

  焦作万方的举牌方嘉益投资也于近日被迫补充质押。据披露,其于5月15日将560万股焦作万方股份补充质押给华泰证券。截至5月15日,嘉益投资持有焦作万方1.86亿股,其中1.6亿股已被用于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约为86%。据查询,嘉益投资自2016年11月开始持续买入焦作万方股票,目前持有焦作万方股份比例为15.64%,与焦作万方第一大股东金投锦众的持股比例(16.41%)较为接近。

  还有机构通过质押融资的方式实现提前套现。如申通快递,公司股东南通泓石投资有限公司于4月28日将合计350万股质押给兴证资管,至此,南通泓石投资所持申通快递8950万股股份已全部用于质押。据查询,南通泓石投资为申通快递借壳对象艾迪西的控股股东。

  一批上市公司的个人股东也被迫提供补充质押,如普通路、乔治白濮耐股份、名家汇、长方集团华谊嘉信等。以长方集团为例,公司披露,其持股5%以上的个人股东李迪初于5月11日将190万股补充质押给国泰君安,质押完成后,李迪初合计质押3904万股公司股份,占其所持公司总股份数的93%。

  有从事股权质押的券商人士介绍,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券商在拓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时,客户早已不仅仅局限于控股股东,5%以上的股东、前十大股东甚至单只股票持股市值达到500万元的股东,都是其潜在的客户对象。从披露的信息来看,一批个人投资者被迫补充质押,这也反映了目前股权质押融资在市场的普及程度。另外,宝光股份和焦作万方两家公司举牌者的补充质押,则凸显了资本玩家的高杠杆风险。

  券商向左银行向右

  券商已经成为股权质押的最大融资方。截至2017年5月12日,股权质押总市值为5.4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的10.7%。证券公司以质押方式提供的融资额为2.72万亿,达到质押总市值的一半以上,而银行只有0.99万亿。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从统计数据来看,接受补充质押的融资机构几乎都是券商(包括券商资管计划),银行则相对要少得多,整体占比不到5%。这也与目前股权质押市场的资金来源情况吻合,券商已经成为股权质押的最大融资方。

  国金证券分析师李立峰的研报显示,截至2017年5月12日,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的数据,股权质押总市值为5.4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的10.7%,证券公司是股权质押大户,占质押总市值的50%以上。证券公司以质押方式提供的融资额为2.72万亿,而银行只有0.99万亿。

  据一家中型银行的风控人士介绍,在上一波牛市中,银行对上市公司股东的“加杠杆”也一度相当疯狂,“毕竟还是有质押,比信用贷款的风险要小一些”,但是随着市场趋势的逆转,股价的短期暴跌也让其间的风险暴露,并发生了几起强制平仓的案例。此后,银行开始控制此类业务的风险,“大蓝筹,最多可以会给五到六折,创业板中小板公司,业绩特别好的优秀公司可以给到三折,多数都很难从银行直接进行股权质押融资,当然,不同的银行风控也不一样。”

  券商转而成为股权质押融资业务的主推手。“我们现在正大力推广,只要是上市公司的股东有要求,基本上都可以做,主板公司五折没有问题,中小板公司和创业板公司三折可以保障,有些公司可以做到四折,只要有业务就可以接。”某大型券商的一位投资经纪人向记者介绍,发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也是其工作任务之一,前不久其所在的营业部还为一家创业板公司的股东办理了质押融资业务,并给出了市值四折的融资额度。

  风险偏好的不同最终产生了一种由银行和券商合作的中间产品,即针对股权质押业务而定制的资产管理计划。“以资管计划的方式提供融资,资管计划的资金来源中,银行资金作为优先级存在,券商或者其他的机构资金作为劣后级,这种产品降低了银行的风险,又大量扩充了资金来源,在目前的股权质押市场占比较大。”前述券商经纪人介绍。

  “信用业务是目前券商所有业务中增长最快的板块,股权质押又是信用业务中增长最好的板块。”某中型券商的高管向记者介绍,在经纪业务不景气的大背景下,信用业务成为券商拼抢的新增长点。“大家都在抢业务,不排除存在个别的隐患,少数公司高质押最后导致强行平仓,但总体应该还好,毕竟市场已经没有系统性向下的风险。”

  国金证券李立峰认为,近期市场调整促使股权质押风险加大,但只要质押股票指数不出现快速大幅下挫,股权质押风险就整体可控。据估算,目前股权质押整体市值下跌幅度为6.2%,离警戒线和平仓线有一定距离。

  资料链接

  股权质押是权利质押的一种,通常股权质押进行融资需“打折”,折扣率因行业、企业等情况不同,通常在3-6折,以抵押1000万元市值的股权为例,若质押率为40%,则可以拿到400万元的贷款。

  随着股价的变动,股权质押有可能出现无法偿付本金等风险,因此,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对质押个股设有质押率、预警线、平仓线等,预警线和平仓线多为160(140)或者150(130),若一只股票股价现为10元,质押率为4折,预警线为150,平仓线为130,预警价为10×0.4×1.5=6元,即股价下跌40%预警,平仓价为10×0.4×1.3=5.2元,即股价下跌48%平仓。

  上市公司股东的股权用于质押融资时,如果公司股价一直下跌,触及预警线后,质押方会要求股东“补仓”,如果不能及时提供更多的抵押担保,当股价跌至低于平仓价时,质押方有权对其进行强行平仓。

相关热词搜索:近百家公司股东被迫补充质押 股东“去杠杆”凸显多重风险" /

上一篇:低价股破净股逐渐增多 市场底部越来渐近?历史经验这样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