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会“长大”的味道 针线茶饭手艺持家
2016-03-12 16:47: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6年3月12日讯,打记事起就听母亲说,农村长大的姑娘,要想找到好婆家,必须学会两样手艺,一是针线,二是做饭。上小学一年级,我自豪地和全班同学说:“我的梦想

2016年3月12日讯,打记事起就听母亲说,农村长大的姑娘,要想找到好婆家,必须学会两样手艺,一是针线,二是做饭。

上小学一年级,我自豪地和全班同学说:“我的梦想就是学会针线和做饭,将来找个好婆家!”话音未落,同学们哄堂大笑。这一笑,让我很久都不敢正视老师和同学。可我也知道,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山村里,祖辈都是农民,我压根儿没想过能走出大山。

那时我们住的是大屋场,一共有九个姑娘,有四个姑娘都没再念书了。家中虽然贫寒,她们却做得一手好针线活,令我羡慕。还在读书的我,总担忧自己学不会针线,于是放学回家,做好作业,我便站在她们身边瞄艺。见她们上茅厕了,就忍不住从她们的针线篮子里拿出鞋底或是鞋垫扎上几针,结果不是针眼缝得歪歪扭扭的,就是线打了结,见她们回来了,只得放下针线拔腿就跑……

针线是个细工活儿。印象中,母亲偶尔会扯上几尺灯芯绒或是花布料教姐姐做鞋子,怕我浪费布料,只允许我站在旁边观看。久而久之,我也就“看会了”。暑假里的一天,家里人都去田间忙活,我在家守门,突然想到机会来了,连忙找来母亲洗好不再穿的,已拆成块的旧布,学着母亲的样子,把磨好的细玉米面放到锅里煮沸,找来旧布一块挨一块的在木板上连续褙了四层,放到阳光下晒干。又拿出母亲的样包,找出我要穿的鞋样,用针线固定在晒干的褙布上裁剪。待母亲忙好活回家,鞋底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

十岁时,我便学会了做鞋子、纳鞋垫、剪鞋样和绣花。母亲笑着夸我:“将来找个好婆家不是问题了!”读书毕业,我交了男朋友,和别的姑娘不同,我送给他两双自己做的绣花鞋垫,后来,这个小伙子成了我的爱人。

相比之下,学做饭就要轻松多了。

我们家有十一口人,母亲每天忙里忙外很辛苦。我有时帮着切菜,一划破手,便挤点牙膏抹在上面,然后用旧布条一缠,继续干活。那时家里用木柴烧火做饭,一旦火燃大了,是很难把握好火候的,我炒的菜要么是生的,要么就炒过头,还经常放多了盐,好在母亲没有责怪我:“慢慢来,做多了,自然就会了。”后来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挣钱给我和弟弟读书,父亲开了加工厂,我便跟着姐姐学编织棕床卖钱。真正学会做饭,还是结婚后的事。

结婚后第二年的一个周末,爱人跟我说:“文秀,你准备几个菜,我把我同学喊到家吃顿饭。”一听他说喊同学吃饭,我连忙劝阻:“再等等吧,等我会做了。”可爱人哪里听我说。结婚后第一次待客,让我措手不及,电饭锅的水放得太少,饭煮硬了,炒菜盐放多了……

之后见到爱人的同学,我特别不好意思。为学做饭,我特意到书店买了烹饪书,边看边实践。若是到亲戚家玩,别人都围桌子打麻将,我却喜欢到亲戚的厨房,看他们怎么做菜。跟看母亲做鞋一样,这做饭也讲究个熟能生巧。

读书工作,走出大山。针线活与烹饪手艺,为平常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味道。就是这味道,时时提醒我这一路走来的不易,也让我不忘家乡,不忘母亲小时候和我说的话,无论走的多远,时间多长。

 

相关热词搜索:人文 人文网 人文新闻 人文频道

上一篇:打黄巾五百胜五万,碰陆逊75万人瞬间被灭,刘备到底能带多少兵
下一篇:晋武帝司马炎为何不给灭蜀名将邓艾平反?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