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穿不得(五)呼啸山中百兽寒,成佛作魔一念间:虎皮衣可怕的诅咒
2016-03-28 09:55: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古代曾经有些时间,当和尚是很自由的。不用纳税,也不用批准。于是穷老百姓纷纷出了家。人一多就良莠不齐,僧团的纪律比起现在来只会更糟糕。经文不见得会读,偷鸡摸狗的坏

古代曾经有些时间,当和尚是很自由的。不用纳税,也不用批准。于是穷老百姓纷纷出了家。人一多就良莠不齐,僧团的纪律比起现在来只会更糟糕。经文不见得会读,偷鸡摸狗的坏事倒是做了不少,这对佛教来说其实未必是好事。

在袁州的深山小村里,就有这么一个僧人,虽然出了家,其实是个无赖,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本来也没有师父师兄管束。于是成天好吃懒作混日子。

所谓“机缘巧合”,一天这个流氓僧人,注意,不能叫他和尚,因为“和尚”其实是对僧人的尊称,只是现代人早不管这些了。僧人在山上偶尔捡到一张虎皮。从头到尾,完整的一张虎皮,虎耳、虎须、虎嘴、虎爪一应具全,可以象一件衣服般穿在自己身上。僧人十分高兴,因为有了新的玩具。

他将这身虎皮蒙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演练老虎的奔走、跳跃、扑食等姿式,十分有感觉,于是相当得意。不由得产生了一个想法:“我穿去吓唬下别人怎么样?”

说干说干,他蒙着虎皮,埋伏在道路附近,恭候别人路过。等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一个挑着重担的货郎走过来。僧人趁对方不注意,“嗷!”的一声大吼,从草丛中跳出来张牙舞牙。

“哇啊啊!”猛地看到一只大虎窜了出来,货郎几乎没被当场吓尿,顿时肩上的货物全都不要了,连滚带爬地回头就跑,就连僧人喊他回头的声音也没听到。

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僧人自己也愣了半响,看着丢在地上的货担,心中不由起了贪念:“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

于是这一货担的东西就被僧人笑纳了。里面有些啥东西还不论,关键是僧人发现了一条快速奔小康的道路,从此这条山道上不安宁了。三天两头都有老虎出没,专门袭击带货物的行人,不吃人,只劫货。

很快,僧人过上了好日子,整天吃饱穿暖,人也胖了起来,只感觉这虎皮真是宝贝。 渐渐舍不得脱下。渐渐地,穿着它吃饭睡觉已经成了习惯。

终于有一天,象往常一样,僧人在裹着虎皮衣睡觉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虎皮衣有点紧,当时也没去管它,只顾自己依然蒙头大睡,于是睡醒后才惊讶地发现,自己要站起来已经很困难了。

于是他一路小跑跑到了小溪边,借溪水自照自己的脸,自己的手,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终于他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件虎皮衣脱不下来了,已经和他融为了一体。这个僧人变成了一只真正的老虎。

成天扮虎结果成了真虎,可谓求仁得仁,但这时僧人才发现,一只真正的老虎和一个人扮的老虎的区别很大。他再也不能象往常一样。脱下虎皮进村子闲逛了。也不能端起饭碗了,甚至不能用两条腿走路,因为他已经是一只真虎了。

他只能象一只普通的虎一样,吃生肉、喝溪水,住在洞穴草从里,忍受烈日严寒,成天为了捕食而到处奔走。野生动物的世界其实绝不象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单纯,而是充满了更严酷的生存竞争。他每天必须为自己捕杀足够数量的食物,否则饿肚子的日子很难受。更麻烦的是,因为这地方虎患频频发生,已经被人们盯上了,很多猎人来到这里捕捉他,使得这只老虎不得不成天东躲西藏。

这种恶梦般的日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老虎有三天没吃食了,饿的几乎发了狂,但还是不得不拖着虚弱的身体在野地里遛跶,希望能够找到些食物。

猛然,它发现前面的道路上有一个人正向这里走了过来!

老虎的第一感觉是可以吃一顿了,它还没吃过人,但是现在饿到极点的它根本顾不上这些,只想到吃饱了再说。

“嗷呜”一声,老虎从草从里扑了出来,把这个送死的家伙按倒在地,一口就要了他的小命。准备开饭了,这时老虎才仔细打量爪下的猎物,可定睛一看,一道光芒几乎晃花了虎眼。

这人头皮光光是个僧人啊!

沉睡的记忆被唤醒了,老虎想起了过往,顿时它明白了:“我本来是人,因为有幸成为僧人,可因为作恶所以变成了老虎,现在杀害自己的同行来填肚子,这样下去,地狱都容不下我啊。”

于是它丢开了僧人的尸体,强忍着饥饿,独自一个朝巢穴走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再不能造孽了。”

想到这里,老虎朝天怒号一声。

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整张虎皮一下子象脱衣服般从老虎身上掉了下来,它重新变成了个光头僧人,只是一丝不挂。

既然重新成人,就好办了。佛教有戒律不准僧人自杀的。虎僧朝自己的老家——原来的寺院奔去,那里早就成了一片荒野了。只好向附近的老百姓借了几件旧衣服穿上,然后到附近的寺庙中云游乞食。

从此这位和尚修行比其他和尚刻苦了数倍,后来他曾经把这些经历告诉了几位高僧。高僧们观察他,发现虎僧其他地方与常人区别不大,但他的双目是血红色的,看起来相当恐怖。后来虎僧又进了山,不知道下落如何。

在上一集的《羽衣传说》中,我们回顾了世界流行的人化鹤的传说,现在我们看看人化虎的故事。鹤与虎,一禽一兽,却相互照应,武术中有“虎鹤双形”,官袍上也有虎的图形,虽然只位列品秩第四,但一般说将军都敬称“虎将”。由此可见,虎,真的是野兽的代表。

《羽衣传说》中我曾经指出,任何人都能穿上羽衣变成仙鹤,区别只在于操控能力。这在与虎有关的故事中得到了验证。就象这和尚一样。一个普通人,穿上虎皮当能合二为一时就无法退下了,他只能做一只真虎。其实变成仙鹤的人也是一样,如果没有能力,他只能永远当一只普通的仙鹤,而当这人能够轻易的象穿脱衣服一般脱下羽衣或虎皮时。那么,他就具有了神力,至少算半个仙人了。

但与逍遥云游在天上的仙鹤相比,变成老虎的人要倒霉得多。其实他们很多时候充当的是杀手的角色,依照神的旨意干掉某个注定要死的人。又或者他们本来就是修炼有成的虎妖,食人是他们生存的必需。吃下一个人,老虎可以几天不饿。

其实这个和尚已经算运气很好的了,因为他至少还知道自己曾经是个人。相比之下,很多变成老虎的人六亲不认。有个叫“王居贞”的人向位老道借了件虎衣穿上回家。夜行八百里,感觉真是太爽了,不过在离家时肚子有点饿,一眼看到路边有只肥猪,冲上去就把它吃了,等脱了虎衣回来一问,原来那天吃的其实是自己二儿子,活活地在老虎眼中被看成猪了。

人变虎,虎变人,区别只在一张虎皮上。正如穿上羽衣变成仙鹤不是女人的专利一般,穿上虎皮变成老虎也不是男人的专利。还有记载女性披上虎皮的情况,《太平广记》中《崔韬》和《虎妇》、《申屠澄》三则故事可能就是一个源头。男主人公都是在偶然间遇到一位穿着虎皮的美女,两人情投意切结为夫妻,甚至生儿育女。但无论多贤惠的妻子,在得到原本的虎皮之后都会性情大变,化为巨虎。恶毒的甚至把老公和儿女都吃到肚子里。这恐怕就是俗语:“母老虎”的具像。

不过这笔帐恐怕不应该算到这些美女们的身上,因为虎皮衣一上身,顿时六亲不认,就象王居贞,把儿子看成了大肥猪。这种构思在动画片《马达加斯加2》中也有过出现。狮子在饥饿中把朋友们都看成了牛排,这是个有趣的巧合,也可以说是生物的本性。

虎皮衣为什么会具有这样的魔力呢?这恐怕还得从古人的信仰上找根源,正如变成鹤是仙人的特征一样,变成虎的背后也少不了鬼神的推动。在古印度有种刑罚叫做“虎判”。也就是利用老虎来判断某人是否有罪。主要是把待定罪者丢给老虎,被吃掉就有罪,否则就无罪释放。无独有偶,中国上古的大法官皋陶也是野兽来定案,他手下的神羊獬豸在后世被做为法官的代名。

不知道这两个传说是否相互影响,但在中国古代的确有过这么一种理论,那就是被虎吃掉的人都是罪有应得,都是老天爷假借猛虎之口进行的惩罚。不过这一理论明显经不起实际的检验。因为老虎吃人谁会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于是又有修正的理论,也就是说生死有定数,老虎也不过是按照规矩办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执行上天交待的公务,这么说来,虎皮衣倒是种公务员制服。人穿不穿这件衣服,其实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隐藏在背后的鬼神决定的。

既然是公务,那徇私情就是免不了的。所以老虎就需要六亲不认。鬼神制造虎皮的时候就把某种法咒掺了进去,免得你到时候心慈手软。只可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对虎皮衣的运用熟悉后,老虎也就动起了脑筋。在《柳并》中,同样为虎化身的僧人(不知道是不是前面那个)就教会了本应该被虎吃掉的书吏脱难的方法,那就是把自己绑在树上,刺出自己的少许鲜血涂在一件旧衣上,僧人变成老虎,吃了那件衣服。然后变回人形,离开了。

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变成老虎后是没有理智的,否则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等到老虎能够自由控制虎皮衣的穿脱时,那就成了虎妖,这里面《西游记》中的虎先锋很有名。他甚至可以把虎皮衣脱下来盖在石头上做伪装,近乎完美地演绎了三十六计之“金蝉脱壳”。只可惜遇上了孙悟空猪八戒两兄弟,没后台的他只好自认倒霉。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要问了,既然虎皮可以让人变虎,那么其他动物的皮会不会让人也变成其他动物呢?这就是六道轮回的传说了。据说在地狱中有处“剥衣亭”就是让人变兽的地方。但凡被打入畜牲道的罪人,都会在这里被剥得精光,然后强行披上各种不同动物的皮,变成动物。但大家都知道,人的骨骼和其他动物的有很大区别,衣服只管得了身上管不了其他部位,如头部。不过这没关系,地府自备各种动物的头部模子,到时烧红一烫,保证你亲爹娘都认不出来。

从这个故事来看,人与动物的区别也就在那件象征人性的衣服,如果换成了兽皮,那也就与畜牲无异了。

原创文章头条号首发,转载需经本人同意。

上集链结:

穿不得(四)翩翩白衣若雪飞:神仙们的标准制服,天女的羽衣

穿不得(三)什么样的颜料,竟导致一个人种的沉默消亡?

相关热词搜索:人文 人文网 人文新闻 人文频道

上一篇:行测常识备考丨“红色”文学家知多少
下一篇:带上老婆去俄罗斯:车臣旅游的八大看点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