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于凤至:一生追随,半世孤苦。风雨飘摇,情至孤独
2016-03-28 10:05:4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看见最近热播的电视剧《西安事变》中的张学良说:我的事情到36岁,以后就没有了。但在以后的几十年中有一个女人却逐渐被所有人遗忘了,世人只知道和他相依相守的赵四小姐

看见最近热播的电视剧《西安事变》中的张学良说:我的事情到36岁,以后就没有了。但在以后的几十年中有一个女人却逐渐被所有人遗忘了,世人只知道和他相依相守的赵四小姐,却不知道为他倾尽所有的原配夫人——于凤至。

于凤至和张学良的结婚照

夫妻并开蒂,风雨俩相依。西安事变发生后,于凤至决定从英国赶回陪伴张学良接受蒋介石的幽禁。

在开始时张学良还不能适应从叱咤风云的将军沦落到阶下囚的生活,时时刻刻都有人监视者着,行动没有自由,生活质量更是一落千丈。张学良曾说过过年时他们家包饺子,饺子都要放两间大屋子,他们家有200多个厨子。

在九一八事变之前,张学良占有黄河以北,他的东北军是整个中国装备最精良的军队,比蒋介石的中央军不止要好上多少倍,可以说没有张学良就没有后来的蒋介石。毕竟,当时蒋介石在国民党中的地位还远远不如汪精卫等人。

他自己拿出了3千万创办东北大学,并培养了中国最早的空军,张学良可以说就是当时中国首富之子。

于凤至是一个大家闺秀,从小也是娇生惯养、锦衣玉食,不仅知书达理,而且还多才多艺。她从一个女性细腻的情感角度出发来抚慰丈夫在政治失败之后的那种抑郁、悲苦的心情,并竭尽全力让张学良感受到她的陪伴。

于凤至陪着张学良从溪口一直到安徽、江西、湖南、贵州等地。一次次的迁移、颠破流离的生活都在折磨着他俩的身心,但于凤至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张学良在幽禁期间曾赠与于凤至一首诗:卿名凤至不一般,凤至落到凤凰山,深山古刹多梵语,别有天地非人间。

1940年于凤至发现身患乳腺癌,她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继续留在张学良的身边。二是去美国接受治疗,但在那个战乱动荡、命途未卜的年代,有可能就是永别。

张学良劝于凤至说:你先到美国去,在那里站稳脚跟之后,可以通过美国人游说蒋介石好使他们一家人能够团聚。这一番劝解使得于凤至同意出国治病。随即,通过宋美龄的安排,于凤至便前往美国。

于凤至到了美国之后接受了治疗,摘除了整个左乳。身体渐渐康复,远在英国的孩子们也前来相聚。可是却发现由于父母不在身边,次子张闾玗在法西斯的轰炸中吓得精神分裂。

这时候的于凤至不仅需要承担孩子们的大学费用,还需要为患病的长子治疗。这时她想到了张学良以前的军事顾问伊雅阁。在伊雅阁和孔祥熙等人的支持在华尔街开始了股票投资。或许是她继承了她父亲的经商天赋,于凤至一路挣得碰满钵满。

这时候生活问题解决了,于凤至就想到了怎样拯救张学良。可是,随即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来。1956年,张闾玗去台湾看望张学良,因为病情加重不幸去世。1957年,长子张闾珣因车祸成为植物人,半年之后去世。这时候,唯一支撑着于凤至走出来的,可能就是营救张学良。

60年代初于凤至开始了她营救张学良的计划。她开始在美国各地演讲,给台湾当局造成了极大的轰动。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却导致了张学良同她的离婚。

张学良当时和赵四小姐在宋美龄的劝说下改信基督教,但基督教是不允许有两个妻子的。于是,在1963年,张学良给于凤至写了一封信,要求离婚。

于凤至接到这封信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仿佛这些年的努力都如石沉大海一般,那种不支持不被理解,背叛却又依恋。她茫茫四顾,却觉得仿佛无枝可依。

在拨通那个打给大洋彼岸的电话时,可能她也会想起这些年的奋力拼搏之后是一个人度过无数个只叹夜长人不寐的夜晚。

如果过程一定要经历黑暗,那结局一定是光明吗?等待之后一定会是相聚吗?谁也不知道。

久久无语凝噎,电话线里的留白,代表了多少爱意消逝期间。不知道她在这时回忆起了多少美好的过去,不知道她会否想起第一次,张学良来到她的家乡小镇时,他不过15,自己不过18,本是大家都不同意的婚约,张学良却发现这个端庄典雅的女子也是不错的,身姿袅袅若柳叶,濯濯清弱,像碧水中的一簇青荷,就同意了婚事。

张学良晚年曾说果:平生无憾事,唯一爱女人。虽然是他晚年另一种对自己政治失败的一种嘲解。但又何尝不是他心态的一种体现,平生从未努力,所有的都拥有了,没有缺憾,没有无奈,非常骄傲,从不在意。

他不在乎在多一个美丽智慧的妻子,就有了谷瑞玉和赵四。不在乎东北,就有了九一八的不抵抗。不在乎他父亲一手创办的东北军,就有了西安事变之后东北军的全面分裂。至此,他所依仗的一切都没有了。

可能最初开始只是媒妁之言吧,渐渐那种对丈夫的爱、对弟弟的爱、对家人的爱,融合到了一个人的身上。特别是于凤至在生第四子的时候,难产。当时,她就要求张学良娶她的妹妹进门,好照顾她的孩子们。张学良却说:你现在还没有事,你要是真的有事了,我一定接你妹妹进门,照顾好你的孩子们。

女孩儿却总是这样的傻,她们的感情总是来得迟,走得慢,长长久久,不小心就是一辈子。

一开始赵四小姐要进门,于凤至本来是不同意的,她还没有大度到把自己的丈夫都让出去的份上。

她跟张学良说:要是赵四小姐进了门,我俩就离婚,闺女归我,小子归你。

或许是有过那么一丝决绝的念头,但那个时代的对妇女的世俗观念却一直束缚着她,不仅是同意赵四小姐进门,还有在美国这么多年的痴情等待,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她,可是她却依然坚守着张夫人这个名分。

大半段的生命已经这样过去了,可等来的却只是电话里面的:即使离婚了,我们还是我们。这句话好冰冷,那一刹枝枝蔓蔓徐徐缠绕起来的寂寞,在她灰灰的生活里面飘起了雪花。这句话好可悲,既表达了,我会同你离婚,同赵一荻结婚,又表达了我的心里你还是我的妻子。于是就显得这句话好无耻,我既要同其他人结婚了,但是我又要你继续一辈子费尽一生的心力来爱我。

你的爱意使你永远会成为我的提线木偶,至此,你的一举一动,一欢一笑,都攥在我的手心里,但我就是不会放手。

人都是有劣根性的,更何况张学良这种从来没有真心实意的付出过爱的人,他希望所有人都是围着他转的,他有一种天资过人的自负,认为就应该如此。

除了傻傻的爱着他的于凤至和赵一荻掉入了这个陷阱。还有谁会陪着他呢。他说他的最爱在美国,当时宋美龄就在美国。大家猜测当时若不是宋美龄不同意一夫多妻,他又不能休掉于凤至,他是想娶宋美龄的。

可是,宋美龄做了什么呢,西安事变后的欺骗致使他囚禁半生,只不过平时来看一看他,最后反倒还感谢宋美龄对他的挽救。

于凤至什么都好就是不知道爱自己,所以她不如张学良自私,所以她接受了离婚,所以她坚持着:为救汉卿,我要奋斗到生命最后一息。其实她不等下去,还能干什么,生命的大部分时光都是这一件事支撑着她度过的。

离婚后,于凤至开始挺进美国房地产市场,希望为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在美国挣下一份家业,她还为他们投资了一栋别墅,室内布置都是当年家里的摆设,一切只为她从宋子文的口中听说了张学良以后想要来美国定居的愿望。

终于,1990年,张学良得到了自由。于凤至受到了张学良90大寿的请帖,可是,她当时处于瘫痪的状态很久。就在这一天她决定买个新手杖,想要重新站起来去台湾看望半个世纪没有见过面的丈夫。

可是她还是没能去成台湾,在去台湾的前两个月她心脏病发作去世了。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能与张学良见面。

还好于凤至在张学良到美国之前去世了。如果她没有去世,见了面又该说些什么呢。当她发现他心心念念的丈夫同她已经不在亲密的时候,她的心里可能更加难受,还不如在幻想中去世,以免去现实对她的打击。

事实上这五十年来,张学良没有给过于凤至任何实质性的安慰或者帮助,只凭借当初的一点点薄弱的夫妻感情,还掺杂着丈夫的花心,却让她独自寂寞地度过了这五十年。没有得到来自属于丈夫的,属于人世的温暖。

一年后,张学良来到了于凤至的墓前。可是张学良却并没有住进于凤至为他置办的别墅,而是去了夏威夷,并最终选择同赵四小姐在一起合葬。隔海相望的等待并没有换来死后同穴,遥远的爱意抵挡不了日夜相守的温暖。于凤至用了51年的等待,却换来了死后继续隔海相望。

于凤至和赵一荻没有谁输谁赢。即使,后来于凤至在回忆录里认为是赵一荻背叛了她当初的承诺:一辈子只做汉卿的秘书。但是,赵一荻也说:要不是蒋先生把他关在这里,我也是受不了他的。

其实她们都不如宋美龄活得清醒自知。有些女人生来就知道爱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她们从来都拎的清,看得远,知道抓在手里的才是真实的。

可能只是赵一荻更加幸运,命运选择她得到了夫妻间的嘘寒问暖,相濡以沫,并牵着他的手一起迈向坟墓。从这个角度看待,真的没有输赢,只有无奈,命运搅起的漩涡,让你只看见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牵涉其中的人只能沿着轨迹前进,却无力改变。

现代女性与旧时女性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就是旧时女性处于男权社会,她们一辈子都是为那个男人而活,大部分的女性信奉的就是倾尽全力奉献自己给丈夫。但现代女性为什么要要求男女平等,为什么要接受教育,为什么要闯荡处自己的事业,不就是为了以后在对待婚姻这个以前常常被认为是女人第二次投胎的事情上可以有资本、有底气的说出:不是没你不行,只是有你更好。

到了美国获得成功的于凤至是一个现代女性,这种更有资本的女性更应当享受俗世的繁华喧嚣,美好的爱情,家庭的温暖。可是于凤至却只有孤独与寂寞。可能是她从小就锦衣玉食,即使到了美国,她也没有真正体会物质的贫乏。

为什么富二代都喜欢投资,因为投资不需要积累,需要的只是本金。毕竟她的成功跟伊雅阁的支持是离不开的。如果是一个在物质方面不那么丰盛的女人,可能她就为了生活,就嫁人了,没有那么多固执的、痛苦的坚守,有的或许只有天伦之乐。所以,做一个平凡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她更有现实的理由推动她去寻找人间更加简单、琐碎、细腻的幸福。

可是,如果她没有这半个世纪无怨无悔的等待,我们不会觉得她是这么一个有故事的人。这份等待增加了她生命的厚度。让她有了一种白莲生香的美感,带有佛性,那样的坚定自如。历史中的人都是渺小的,如同蜉蝣一般,但这样子热烈地奉献,宁愿烧干自己,为她的人生找到了支柱。

但故事虽然来源于生活,却属于戏剧的,戏剧人生的故事,在普通人的身上却显得有些悲凉。

只希望天底下的女子都可以爱自己多一点点。

相关热词搜索:人文 人文网 人文新闻 人文频道

上一篇:秦始皇、李世民、李茂贞:到底谁是秦王
下一篇:为什么说"君子不器"?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