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清 明 时 节
2016-03-28 10:21: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 程蝴蝶再有两天就是清明节了,我提前回家给父亲扫墓。一大早,天就阴沉沉的,我跟姐姐相跟着,前往父亲的墓地。父亲的墓地在村东边的山脚下,这条路我们姐妹已经走了二

文/程蝴蝶

再有两天就是清明节了,我提前回家给父亲扫墓。

一大早,天就阴沉沉的,我跟姐姐相跟着,前往父亲的墓地。

父亲的墓地在村东边的山脚下,这条路我们姐妹已经走了二十多年。父亲的坟头已经很小很小了,这块地的主人嫌坟头碍事,每年翻地播种的时候都会借机铲去一些,二十多年过去后,父亲的坟头就只剩靠地边的一点点了,不过我们一眼就能认出来。

拿出烧纸和贡品,一番虔诚的祭拜后,姐姐一边起身一边用手抹去眼角滚落的泪珠,我则让生活的酸甜苦辣在胸中左冲右突一番后,终因不愿打扰父亲的安宁,又让它悄悄地平息在了心头。

回到家中,母亲已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吃完午饭,天下起了小雨,母亲催我们赶紧走,说一会雨大了就不好走了。

冒着蒙蒙的细雨,我在路边等回城的公交车。

远处田野里的桃花已盛开,透过蒙蒙的细雨看过去,竟比晴日里朦胧美艳了许多,近处马路边的两排垂柳已长出嫩绿的柳叶。

雨就那么不紧不慢的下着,我在等待中就那么不经意的四下里看着,那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线。

她戴着一顶深色的毛线帽,围着一条围巾,黑色的平绒棉袄外边还套着一个棉坎肩。不一会,老太太就来到了马路边,她把围在脸上的围巾拉下来,问我坐车吗?我一看竟然是邻家大妈。她好像也认出了我,那因年老而变得一大一小且有些昏花的眼里,竟透出无比的惊喜,她叫着我的小名说:“你回家呀?你过安峪吗?”我说:“过的,过的。您这是去安峪呀?去谁家呀?”老太太摆着她的手说:“我耳朵背啦,你说的话一句也听不见。我要到安峪我小闺女家呀,要是跟你一路,你把我带上车,就说我是你亲戚,要不人家票车不拉我,怕我年纪大出啥事”。我几乎吼破了嗓子,问她一个人这么大年龄,为啥还要出门。她才终于明白我问的啥。

她很激动的说:“我今年已经八十五啦,我想给我爹娘烧把纸,儿子孙子都不让我去,我生气呀,我还活着呀,咋能不给爹娘烧纸呀。再说了,我还能给他们烧几次纸?他们不送我我自个去,我今天先去我小闺女家,去她家住一晚上,明天她送我去我娘家,我好给我爹我娘烧把纸钱”。

老太太已经八十五岁了,她的爹娘已作古不知道多少年了,想不到一堆黄土,竟牵扯着她不尽的思念,让她在如此高龄,拄着拐杖,瞒着儿孙,冒着细雨,在春寒料峭的清明时节,去祭拜那给予她生命的爹娘,我心里好感动。

车来了,我把老太太慢慢扶上去,让她坐好,我在她对面坐下来,以防停车时的惯性把她从座位上摔下来。

老太太坐好后,用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块蒸馍,她朝我笑笑,说出门时带了一块馍,饿了好吃。她把馍放到另一只手里,又接着在口袋里摸,这次摸出来一卷零钱。有几张五元的,还有几张一元的,老太太把馍放到腿上,用空下来的这只手抽出一张钞票,要付车费。我说我已经付过了,您就装起来吧。她听不清我说的话,见我一直摆手,似乎也明白了,老太太极不好意思的说:“你带我上车就够麻烦你了,又让你掏钱”。

我说应该的大妈,应该的,您这么大年纪出门,这是我应该为您做的。尽管她一句也听不清,我还是向她说着。

问清她小闺女住的地方后,我让司机在那个地方停车,我把老太太扶下车,她高兴的咧着嘴笑笑,向我摆摆手,然后急急的爬到西边的一个土坡上,向她小闺女家走去。

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下着,我感觉这己经不是雨了,这是世间多少儿女思念的眼泪呵!

(写于2009年清明节)

作者简介: 程蝴蝶,现年47岁,在山西省绛县国土资源局工作。喜欢诗歌,并坚持写作,有部分作品收入《绛县名典》,有诗作在《三晋都市报》等报刊发表。

相关热词搜索:人文 人文网 人文新闻 人文频道

上一篇:解放海南岛的登陆地
下一篇:老照片:1946年沈阳街头的日本小商贩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